饮鸠成瘾、

甘之如梨。

“哟,小姐姐你在看什么呢。”

“糖果可有我的份呀?”

为后天的小高考攒点人品bui√

“要洋洋的小心心吗?(*'▽'*)♪”

回眸一笑百媚生~( ̄▽ ̄~)~
大家好,这里是喝了假酒觉得自己有点假的鸠梨ヘ(;´Д`ヘ)

大家好,这里鸠•回眸一笑百媚生•梨(๑˙ー˙๑)亲们可以叫我梨子biu
摸了个王上……是霸气不是傲娇!嗯嗯?没有说【快扶本宫起来】啊啊
王上:喵喵?!

我……我刚刚生完的小小白……无法认真学习……以及这糖葫芦有毒(❁´◡`❁)*✲゚*
这里鸠梨,初次见面。,以后请多关照咯(*/∇\*)

<不可言喻的妄想录>战虎cp向\伪更\文笔渣ooc有

Chapter 1 “他站在王座旁边,无比深情地凝视着他的王妃。”

 

(一)

   每一次梦到深处,潮湿、寂静,却暗涌初生的美腻。

 

  “啊......多美美妙啊......”

 

  交织着柔软的舌头,灵巧的舌头撬开皓齿封锁的口腔,如热气腾腾的糯米般缠绵的肉体,就像潮水轻抚绵延汀线、难缠且数量惊人的海草在阳光下被蒸干了灵魂,抽空了思想。

 

  在云雨最烈时他对上了身下人儿猩红的瞳孔,在对方呆滞、空洞的眼神中清晰地映出自己非笑似笑的脸。

 

  这不重要了,反正这已经都是我的了。

 

  此刻在眼前出现的是,将要把他吞噬殆尽的——漆黑的蚁潮。

 

  早晨的阳光从奢华的落地窗照进来,被锋利的棱角切割得支离破碎,战龙皇耳边突兀地响起孩童的欢笑声,他快要被那种荒凉、诡异的笑声吸进去了。

 

 一个紫发的小家伙。

 

  那个小家伙赤着脚,踮起脚尖一个接一个地踩着破碎的阳光欢呼雀跃,不断前行、转圈......光影交错间小家伙的身体也开始一节一节地拔高,慢慢地变成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。少年张开双臂,转得更快,越来越快,而阳光却越来越少......终于少年变得疯狂,他歇斯底里地笑着,张牙舞爪地将要将一切撕咬殆尽,当他被黑暗拥入怀抱的时候,他就变得异常安静,一言不发地走向角落里,蜷起身子,睡着了。少年的影子融入黑暗里,变成一个男人的模样。

 

  这便是“自我”的意识了吧,明明是自己想出来东西却不受自己控制。

 

  这世上有很多自己不能掌控的东西,比如瞬息万变的命运,比如不息变幻的爱。身为战王的自己拥有漫长的生命,也许命运给生命带来了一些阴影,但无妨,自己很强大这是毋庸置疑的,所以自己能操控命运,无论是自己还是他人。在命运制造的阴影里追寻蛛丝马迹,在抽丝剥茧,顺着不可告人的方向寻觅,然后抓住时机,便能掌控。可惜后者却唯独无法操控,它神秘莫测,让人捉摸不透,明明缥缈遥不可及却饱含希望,那是可耻的、懦弱的希望。最可恨的是它既是独立存在的,但又与命运息息相关,让人恼火不已——这是自己棋局里唯一的异变。

  战龙皇扶额从床上坐起,抬眼看向窗外,窗外的景色依然是一成不变的阴暗,浓厚的紫雾层层盖住嶙峋怪石,偶尔露出许些扭曲的枯枝。亡灵之都没有时光流逝的痕迹,从来都这般荒芜,自己这个怪物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不知道有多少个百年,这漫长的时光已经磨去了他大部分的情感,即使坐在至高王位上也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波澜,所以才要渴求更多,更多得不到东西。

 

  所以身边这位来自雷霆殿的客人正合他意,这位客人不是麦田里等待被驯养的小兽,却比妖精还要让人着迷。明明和自己是同类,身在高处不胜寒冷;明明可以相互依偎取暖,却冷若冰霜拒人千里,人世当真荒诞无理,也当真有趣。

  身边的人仿佛陷入了梦魇,喃喃低呓着,甚至想要摆脱自己桎梏,战龙皇暗暗加大腕力,牢牢将对方圈在怀里,以一个强势的姿势强迫彼此相拥。

  在切实地感觉到对方体温后,战龙皇把额头贴近对方的眉心,近在咫尺的距离让他感受到颈项间温热的湿气,挠得他心里痒痒的,不禁嗤笑一声,轻声道了一句——

  “我们来日方长。”

一个聆听树枝下密语得少女……